上海 > 本网专稿

上海援助武汉医疗队查医生第十八天日记:我们从没放弃救治任何人,哪怕只有一线生机!

来源: 中国日报网
2020-02-13 07:52 
分享

2月11日,援鄂第18天,武汉阴天。

清早,我从小组群里得知一个坏消息:我们的18床和19床病人先后离世了。这让我好不容易平复的心情,一下子陷入沮丧中。

18床是位有基础疾病的89岁老先生,曾多次联系过他家属,告知预后不太好,家属明确表示放弃对老先生的一切抢救。但是作为医护人员,我们没有放弃,哪怕只有一丝丝生机,我们也在竭尽所能,用高流量氧、无创呼吸机等多种救治措施,虽然最后他还是因呼吸衰竭和肾功能衰竭而离世。

19床病人是个50多岁的中年男性。在我们接手的第1周,他始终处于烦躁状态,甚至动手抓护士的衣服,然而第二周他却进入了抑郁状态。他会趁护士不注意,拉下他的呼吸机面罩,从而使得氧饱和度下降到20%多。此外,他拒绝进食。我曾经多次劝过他,试图鼓起他求生的欲望,告诉他所有医护人员从没有放弃他,他的家人也没有放弃他,还曾让我转达对他的关心。可是当一个人先放弃了自己,丧失了和病魔斗争的勇气,丧失了继续活下去的信心,那么旁人再努力也无济于事。

生与死之间的一步之遥再次令我抱憾(难受了一天),虽然我们从没放弃救治任何人。

从朋友圈看到武汉机场的评论:一些医护人员在倾诉机场的办事不力,而机场工作人员在陈述工作有多辛苦。我只想陈述一个事实:我们医疗队大年初一凌晨2点到达武汉机场的时候,武汉机场只有我们一架飞机。三辆大巴先把我们接到酒店休息,一个多小时以后我们的行李才到达酒店。行李不在身边,我们也担心过是否会丢失或者被人领走,这里面毕竟带着我们的防护物资和救命医疗物资。但是,最后我们的行李一件不少。机场工作人员很辛苦,凌晨三四点帮我们把行李全部搬下来。在这个特殊的时期,我们需要多一份宽容,多一份理解。

今天夜班,我需要在白天多睡会儿,补充体力。睡醒后的我无所事事,不想看书,也不想刷微信,不想让自己的心情再起起落落。自从武汉客厅方舱医院开始接收病人以来,我就跟居委会大妈一样,严防死守这里的每一个陌生人员,有空就会盯着不远处的方舱医院,观察那边的动静。方舱医院距离我们居住的酒店很近。在武汉客厅方舱医院的后面,两道黄色的隔离栏隔出了一个区域。清早开始就能看到穿着自己服装的人员在区域里散步。

6点准时接班,今天值夜班的是三位女性,我是其中之一。我们重症病房,20多名医生里只有4位女性。今天是第一次3位女性同时值班,我们的压力也很大。两名是呼吸科的,另一名则是中医,没有重症科医生。中医出身的周医生最紧张,我最坦然,三个臭皮匠,顶个诸葛亮嘛。我们三个人在办公室门口合影一张,留作纪念,发个朋友圈——三名女将值班!给关心我们的人报个平安。

盼今夜无殊。

作者: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附属仁济医院第一批援鄂医疗队队员、

仁济医院呼吸科主治医师  查琼芳

分享
分享到新浪微博
分享到微信
中国日报网版权说明:凡注明来源为“中国日报网:XXX(署名)”,除与中国日报网签署内容授权协议的网站外,其他任何网站或单位未经允许禁止转载、使用,违者必究。如需使用,请与010-84883777联系;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日报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其他媒体如需转载,请与稿件来源方联系,如产生任何问题与本网无关。
版权保护:本网登载的内容(包括文字、图片、多媒体资讯等)版权属中国日报网(中报国际文化传媒(北京)有限公司)独家所有使用。 未经中国日报网事先协议授权,禁止转载使用。给中国日报网提意见:cdoffice@chinadaily.com.cn
中文 | Engli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