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 > 滚动新闻

申城社区垃圾“代扔服务”助困难人群垃圾分类

作者: 栾吟之 来源:解放日报
2019-07-02 04:37 
分享

原标题:社区“代扔服务”助困难人群垃圾分类

徐为本从自家厨房就可看到新建成的垃圾分类投放站点。虽说走到垃圾桶旁只有40步左右,但对于他这样双腿无法支撑站立的残障人士来说,这段距离太长了。与他结对的志愿者因此多了一项硬任务,即每天上下午各一次,到他家里帮着垃圾分类、代扔垃圾。

“代扔垃圾”这件事,几乎成为所有小区的“刚需”。每个小区,总有几名下不了楼梯的老年人或生活无法自理的残障人士,“代扔垃圾”早已在小区里悄悄进行,靠的是人与人之间实实在在的关爱和坚守。

结对志愿者“代扔垃圾”

曹杨新村街道老社区兰岭园居民区党总支书记蒋玉明正在梳理一份没有能力定时定点扔垃圾的居民名单,初步测算约50人。

蒋玉明心里有本账:3090户居民中,60岁以上居民近40%,其中独居老人超过400名。一些患大病或行动不便的老年人以及残障人士等困难人群,以前由居家养老服务员或是保姆代扔垃圾,但定时定点投放新规实施后,服务人员未必赶得上时间。怎么办?小区里的“老周服务队”成员主动揽活。

徐为本2016年搬进小区,前两年和亲戚一起住,近来开始独居,全靠居民区党组织和左邻右舍照料。垃圾分类试点以来,他遇到了新烦恼,要把垃圾分门别类扔进家里不同的垃圾桶,无疑增加了他的走动量,而对他来说,扶着桌椅每走一步都很吃力。于是,他在桌上触手可及的地方放两个空罐子,一个倒剩饭菜等湿垃圾,一个放餐巾纸、烟蒂等干垃圾,可回收的瓶瓶罐罐就连着液体堆在一旁。

每天上门帮老徐“代扔垃圾”的,是住在隔壁的阿婆和结对志愿者陈根兄。轮到陈根兄上门,9时不到,她熟练地拿起两个马甲袋,把老徐桌子上的两个垃圾罐分别清空,再把瓶瓶罐罐里的水倒干净后打包,分别送到投放点。陈根兄反过来夸徐为本:“他是社区里的热心人,用以前做电工的手艺,每天在家免费为邻居们修电器。他为我们服务,我们也帮他忙,这很正常。”

像陈根兄这样的热心人,在“老周服务队”里有二三十位。队长周来顺曾是一家工厂厂长,退休后担任业委会主任,几乎每天穿着志愿者绿马甲在小区里兜兜转转,这一个月来更是把所有时间花在倡导垃圾分类上。每天上门提供“代扔服务”的志愿者都由他安排,如今这件事已不需要他多操心:“上门帮结对老人进行垃圾分类,已经是我们的习惯。”

正常情况居民应自己投放

相比老小区的“熟人社会”,商品房小区是另外一种生态。同是曹杨新村街道的香山苑小区16个门栋,共有460户居民。这里上班族比较多,独居老人数量很少。由于居民志愿者人数有限,物业公司想到让大楼的内保人员承担“代扔垃圾”的任务,到腿脚不便的居民家里收垃圾。2号楼有3户人家需要帮忙,80多岁的李老先生和袁老先生腿脚都不好,还有一户万先生身有残疾。他们每天定时定点扔垃圾的任务,就由原本负责安保和楼道巡视的唐冠霞负责。

每天虽多出一项工作,但唐冠霞很乐意。她说自己参加过垃圾分类培训,了解最新的政策规定和操作方法。“这几户居民很愿意分类的,但能力有限,我会给他们重新分拣一遍,再送到投放点。”

如果说帮困难群体代扔垃圾可以通过爱心来解决,那么上班族的难题在这个小区更让人头疼。居民区书记徐剑英说,居民们想过很多点子都觉得行不通,比如成立互助小组,大家排班轮值代扔垃圾,但盘来盘去都觉得时间安排不好,只能作罢;大家还想过招募小区热心人提供有偿服务,但志愿者人数本身就少,又涉及到利益问题,大家觉得收多收少都不讨好。还有居民提出对接市场化的“代扔服务”,有人尝试在饿了么APP预约代跑腿服务,花了14元钱,让送餐小哥上门代扔垃圾,但小哥不清楚怎样正确处理几大包垃圾,主动退单。

徐剑英说,初期阶段居委干部和物业公司会多承担一些,经常上门督促居民定时定点投放,帮着一起寻找最佳解决方案。但原则是鼓励居民自己投放,而不是通过“代扔服务”把本该属于自己的事推给别人。

分享
分享到新浪微博
分享到微信
中国日报网版权说明:凡注明来源为“中国日报网:XXX(署名)”,除与中国日报网签署内容授权协议的网站外,其他任何网站或单位未经允许禁止转载、使用,违者必究。如需使用,请与010-84883777联系;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日报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其他媒体如需转载,请与稿件来源方联系,如产生任何问题与本网无关。
版权保护:本网登载的内容(包括文字、图片、多媒体资讯等)版权属中国日报网(中报国际文化传媒(北京)有限公司)独家所有使用。 未经中国日报网事先协议授权,禁止转载使用。给中国日报网提意见:cdoffice@chinadaily.com.cn
中文 | English